来源:先不写球 公众号

从2月16日第一堂训练课到今天,北京国安新任主帅斯拉文·比利奇正式带队训练已经一个月了。

如果你去问球队工作人员或者队员,比利奇的训练怎么样?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大概率只会得到一个字的回答:狠!

上午11点,上海前滩体育公园里的两块场地上,北京国安一队和U19梯队分别开始了各自的训练。

比利奇双手插兜最后一个走进场地,所有人聚拢过来,经过简短的布置,球队在体能教练Ivo的带领下开始热身。

从热身的抢圈开始,似乎就已经能感受到这将是一堂强度中高偏上的训练课。三组五抢二一脚球,每组被抢断的球员和倒数第二脚传球的球员要迅速冲刺跑向另外两组中的一组圈内进行抢断,形成三组抢圈的球员始终在不断地轮换。

其实这种抢圈的方式,对队员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更多地出现在青年队的训练中。

在经过第一阶段冬训的体能储备之后,比利奇带队把队员体能的保持更多地融合在有球训练当中。训练安排非常紧凑,前场队员在半场演练中路传跑空档射门,中后场队员在另外半场攻防对抗,还有一组队员在场边折返跑。

与隔壁场地上U19主教练乐倍思在分组对抗中大声呵斥队员不同,比利奇把自己的音量控制在他与队员之间,或者亲自上前示范队员在对抗中应该注意的传跑细节。

从训练来看,比利奇对国安的阵型和人员位置没有做太大调整。至少过去一个赛季的所有比赛,比利奇都看过录像,国安存在的问题,他有自己的发现,也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思路去调整、改进。

比如在攻防转换出球时机与线路、防守端如何利用身体给对手施压、边后卫纵向前插与横向转移、以及快速传接球的预判与注意力等等的一些细节上,比利奇或许会给国安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毫无疑问,随之而来的还有对抗中硬度的提升,这一点也恰恰是国安在过去几个赛季中饱受诟病的。

一堂训练课看下来,不得不承认比利奇确实练得狠。分组对抗中拼身体硬碰硬,老队员于大宝被干翻也不奇怪,年轻队员一组对抗下来也哈腰直喘。

11点到12点半,练满90分钟,再加上15分钟的放松拉伸,一堂课100120分钟是常态。

比利奇对面的大胡子Mirko Hrgović是技术分析,身旁的Danilo和Dean都是助理教练。

比利奇在上海隔离期间,曾把国安全队所有人员的资料要过来认人。正式带队之后,他又让工作人员帮他整理出国安与所有中超球队之间的历史渊源,谁是宿敌,谁是对头,谁是冤家

还有与国安相关的所有重要的纪念日、以及所有与队员和工作人员有关的重要日子,他都要了解,到时候才能提前做点什么。

这与大多数人印象当中那个叛逆不羁的比利奇,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另一件关于比利奇不为人知的小事,如今也随着他来到中国执教将被更多人知晓。

斯拉文·比利奇在国安队服上名字的缩写为什么不是SB而是SBN

由于中文语境里SB的特殊含义,俱乐部想了几个方案,比如SRB——Slaven Rocker Bilic,比如SBN——因为新闻官张成在网上挖出了早年克罗地亚媒体对比利奇的采访,发现他有一个昵称叫Nane,而这个昵称背后的故事有两个版本:

1、比利奇有个哥哥叫Domagoj,比他大3岁,小时候他哥一直不会发音Slaven,所以总叫他nane

2、比利奇小时候爱吃香蕉,他哥小时候也不会准确念出香蕉这个词的发音,而克罗地亚语香蕉的发音跟nane接近,所以他也就管比利奇叫nane

最后比利奇选了SBN,虽然他起初并不喜欢别人叫他nane。

如果未来某一天国安重回工体或者丰体,如果比利奇还坐在国安帅位,现场会不会喊起N…A…N…E…

本月25日,国安将结束在上海的第二阶段集训,月底再次集中。

第三阶段的集训,目前存在两种可能,一是返回上海继续备战,二是留在北京丰台体育中心备战,但北京的天气条件和热身赛对手恐怕很难成为最佳的选择。

20日下午,国安将于南通支云进行一场热身赛。去年联赛开始前,国安全华班在上海与南通支云的热身赛14失利,这次国安仍不得不以全华班出战。

目前,国安的阵容仍难言齐整。五名外援中,金玟哉受伤仍在恢复,巴坎布和比埃拉还在隔离中,已经转为阴性的巴坎布至少还需要14天的隔离观察,比埃拉在4月初将结束隔离归队。两名巴西外援奥古斯托和费尔南多的归期依旧未定。

归化球员李可和侯永永还没有跟全队合练,另一名新援何朕宇也在隔离中。虽然朴成已经归队,但他还只能单独进行恢复性训练,同样在恢复中的还有刘欢。

而本周日,国安队内的七名国脚将开始新一期的国家队集训。比利奇的手里,又只剩下了半支球队。

相对的好消息是,新援曹永竞和高天意在训练和比赛中表现出了不错的状态,一直跟队训练的三名预备队球员乃比江、阮奇龙、谢龙飞的表现也得到了一定的认可

距离联赛开幕只剩最后一个来月的时间,过去一个月的魔鬼训练,队员们算是经受住了考验,而对狠角色比利奇来说,真正的考验,也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