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学家霸屏而非流量明星。”全国政协委员磨长英建议,国家和地方主流媒体应适当减少纯娱乐栏目的比重和时间,同时增加对重大科技事件和优秀科技人员事迹的宣传报道,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

“将军坟前无人问,明星家事天下知”。黄晓明婚礼当天,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景甜宣布分手当天,官方宣布袁隆平种植海水稻、开耕盐碱地;王宝强宣布离婚当天,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成功发射……然而调查显示,孩子们更多熟悉娱乐明星的新闻,而对屠呦呦、潘建伟、曹原等著名科学家却所知甚少。如果流量明星长期霸屏,孩子们对载人航天、国产航母、国之重器一律不识,就难以培养科学兴趣、形成科学追求。关于减少流量明星的建议有利于消减这种过度娱乐化的舆论氛围。

美国报人李普曼提出,新闻媒介影响“我们头脑中的图像”;科恩在《新闻与外交政策》一书中指出,报纸或评论不能让读者怎么想,但在让读者想什么上很有效果。这都说明了媒介议程影响公众议程。将媒介议程影响公众议程的重心前移,建议国家和地方主流媒体适当减少纯娱乐栏目的比重和时间,同时增加对重大科技事件和优秀科技人员事迹的宣传报道,实际上就是想通过影响媒介议程,修正改善公众议程,帮助年轻一代更多了解科学家、科学技术,最后落脚于提升科学素养,尤其是强化年轻一代科技报国的责任担当。

借用“明星流量地理”一词,它是说不同社区受欢迎的明星不一样。这实际上反映出,互联网逐步发展成熟进入存量时代,各个互联网产品有相对固定的受众群体,产品流量也在分化。受众选择接受资讯时,也存在“内容流量地理”,不同媒介受欢迎的内容不同:想要看流量明星,大多受众会选择微博;想要看科技新闻在内的严肃新闻,会选择主流媒体;如果没有特定内容倾向,会选择综合类平台或社区。

通过影响媒介议程修正现有的公众议程,大方向是对的,路径有待进一步改善。流量明星霸屏,霸的是哪个屏?霸的是主要基调为粉丝大本营的微博、吃瓜求证的豆瓣,这些恰恰都不是主流媒体。而主流媒体纷纷入驻抖音、B站,以年轻一代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科普,是重大科技事件、优秀科技人员事迹的主要宣传报道者。

要有效改变媒介呈现的流量娱乐明星和科技明星比例,除了建议主流媒体加强引导外,还要将其他资讯渠道纳入考虑,在不破坏自身特性情况下最大限度提升科技宣传力度,包括一些自媒体、平台、社区,这考验有关部门的治理智慧。(维 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