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从此学生申请学位答辩不数论文,教师参与提交学术评价申请不数论文……大学不能把学术权力交给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的一席讲话刷屏网络。

发表于学术圈内部的讲话,缘何引发舆论热议?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切中了当下学术生态时弊。研究生学位申请需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代写代发论文黑产横行,功利性学风蔓延校园……当“唯论文论”成为师生紧盯的指挥棒时,本应思想活跃、脚踏实地的科研人员很有可能失去追求学术的初心。

作为论文发表的重要载体,学术期刊是广大师生眼中的香饽饽,编辑和审稿人决定着论文的录用,顺理成章地掌握了学术权力。《冰川冻土》期刊发表“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文章惹争议,核心期刊《银行家》长期发表主编之子王某的“文艺作品”引关注……若学术期刊的守门人错误行使学术权力,不仅会降低期刊品质,也会寒了万千科研者的心,严重破坏学术生态。

学术期刊是一种经过同行评审的期刊,展现着学术界的最新动态与成果,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与专业性。而那些能够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的作者,确实需具备深厚的理论功底与不凡的学术成就。毋庸置疑,发表论文数量是检验学术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但旗帜鲜明地反对“唯论文论”仍是必要态度。

不能把学术权力交给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那被“夺”的权力应该交给谁?谁更有资格客观、公正评价一个人的学术水平?是学校、教育主管部门抑或独立的学术机构?智者见智,目前尚无定论。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社会需要构建多元化的学术评价体系。此前,清华大学就对博士生的学位申请作出规定:不再强制要求在学期间发表论文,将学位论文及创新成果作为学位审议的主要依据。关注基础性的毕业论文与前沿性的创新成果,在学术人才的多元化评价这条路上,国内顶尖院校无疑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与尝试,值得点赞。

可能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缺少来自期刊论文的压力,部分研究生会不会丧失学习的动力?他们能适应激烈的社会竞争吗?“突出质量导向,形成优良的学术文化”,这是邱勇校长给出的明确答复。翻开2019年公示的《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里面详细规定了毕业论文写作的工作计划,并将学术活动与社会实践列为人才培养必修环节,这进一步提升了人才的综合素质,也提高了人才的毕业门槛。

“不把学术权力交给期刊”戳中人心,或许是应对部分学术顽疾的正解,有助于提振万千学子的精气神。(静 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