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1


欧盟委员会1月31日与多家制药公司代表举行视频会议,讨论了快速开发和生产针对变异新冠病毒的疫苗等问题。

图为1月31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中)、欧盟委员会负责卫生和食品安全事务的委员基里亚基季斯(左)和负责内部市场的委员布雷东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视频会议。         新华社发(欧盟供图)

科技日报记者 李山

近日,关于欧盟竭力保障自己疫苗供应的消息让人眼花缭乱。在与病毒和时间赛跑的过程中,美欧发达国家之间毫不客气地进行着激烈的“疫苗争夺战”。但归根结底,他们之间的竞争只是瓜分多少的问题。人们应该清醒地看到,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国家,更多的人们“正眼巴巴地看着”跟自己似乎毫无关系的疫苗,喃喃念叨别人或许已经遗忘的“人人都应获得新冠疫苗”的承诺。

欧盟订购23亿剂疫苗

欧洲到底缺不缺新冠疫苗?严格说来,这应该算一个伪命题。目前,欧盟已经接收约2000万剂的疫苗,4.46亿人口中超过1200万人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截至2月3日,德国已经接种超过273万剂次。比起只获得25剂疫苗的国家,欧盟各国应该感到欣慰。但与接种超过3200万和1000万剂次的美英相比,则差距十分明显。

尽管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各国与区域间并没有疫苗接种竞争,“唯一的竞争是与病毒和时间赛跑。”但民众仍不由自主地将欧盟与美英的疫苗接种率做比较。截至2月3日,英国每100人接种了15.19剂次疫苗,美国是10.26剂次,而欧盟仅为3.03剂次。在这样的情况下,美英药企的疫苗供应仍然向美国和英国倾斜是加剧欧洲不满情绪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应该厘清的是,欧盟的疫苗供应不足仅仅是暂时的,这个时间段可能只会持续3个月左右。长期来看欧盟的新冠疫苗供应是非常充裕的。1月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盟委员会代表欧盟27国签订了6款新冠疫苗的采购合同,未来供应总量将达到23亿剂,可满足欧盟内部以及伙伴国家和地区的需求。

目前,由于辉瑞和阿斯利康相继推迟或减少疫苗供应,欧盟各国的疫苗接种行动暂时受到一定的影响。欧盟一方面强硬地与疫苗厂商谈判,迫使阿斯利康增加了900万剂的供应量,另一个方面积极扩大疫苗引进的范围,开始审批俄罗斯研发的疫苗,支持德法加快疫苗生产能力建设,有望于4月解决新冠疫苗的按时足额供应问题。欧盟的目标是在2021年夏季结束之前,为70%的欧盟成员国公民接种新冠疫苗。

疫苗问题仍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与美英相比,欧洲还缺乏足够的疫苗生产能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坦言,希望人们对疫苗生产加速增长不要抱太高的期望。她说:“奇迹现在不会发生。”在全力支持制药公司的同时,她强调必须正视疫苗生产的复杂性。完善整个供应链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根据药企代表的说法,更多的钱和更早的订购并未导致更高的生产能力。目前,德国BioNTech公司位于马尔堡的生产基地已经获批,计划2月开始投产。法国的四个制药厂也将从3月初开始自主生产疫苗,这些新增的产能将能缓解欧盟的疫苗缺口。

其次,即便有了疫苗,短期内广泛接种仍是一项艰巨任务。欧盟27国虽然在同一天开始接种疫苗,但由于各国的卫生基础设施不同,接种策略不一,民众的接种意愿也不一样,所以要及时完成接种任务并非易事。例如德国就在制定国家疫苗接种计划,提前准备各种方案,以便在第二季度获得充足的疫苗后尽快接种。此外,已接种人群要求放松封锁措施的呼声越来越大。重视旅游业的国家希望推行疫苗护照,另一些国家则表示反对,因为这将影响自愿接种的政策。

再次,新冠疫苗面临来自变种病毒的威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说:“我们等待向所有国家提供疫苗,测试和治疗的时间越长,病毒的感染速度就越快,出现更多变体的可能性就越大,今天的疫苗失效的机会就越大,对付病毒的难度也越大。”默克尔也降低了对初次接种疫苗后就能打败新冠病毒的希望。“如果这种病毒不断变化,我们将会遇到问题”她说,“可能类似于流感疫苗,我们将不得不在未来很多年进行新冠疫苗接种。” 但是,默克尔强调说:“如果我们给所有人提供疫苗接种的机会,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疫苗平等获取利人利己

2020年5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曾说过:“我们必须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因为我们要防止出现这样的局面,也就是如果某一天研制出了疫苗,只有负担得起的人才能够使用。”岂料一语成谶,现实残酷地摆在眼前。据杜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的数据,截至一月中旬,占世界人口16%的一部分高收入国家购买了全球疫苗供应量的60%。在全球已接种的1亿多剂疫苗之中,最富有国家的接种数量占了三分之二,而包括全球29个最贫困国家在内的很多国家迄今尚未启动接种工作。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疫苗民族主义可能满足短期政治目标。但支持疫苗平等符合每个国家自己的中长期经济利益。除非我们在所有地方都终结这场新冠大流行,否则就不会在任何地方终结它。”对于许多低收入国家和未能与疫苗生产商达成购买协议的中高收入国家而言,致力于全球公平获取新冠疫苗的COVAX计划是他们唯一的疫苗希望。

在疫苗紧缺和病毒变种快速扩散的情况下,负责协调COVAX机制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CEO赛斯·伯克利正在加快与购买过多疫苗的高收入国家进行商谈,让后者将多余的疫苗合同数量让给COVAX。伯克利表示,“我们估计购买合同中有超8亿剂疫苗是超过所需的。除此之外,这些国家还有14亿剂的购买选择权。”

另一方面,根据世界福利组织(World Well being Group)近日发布的报告,如果发达经济体只顾自己接种疫苗,不积极帮助新兴经济体加快疫苗接种计划,其恢复经济的努力仍将受到重创。由于国际贸易和供应链的中断,发达经济体将面临高达2.4万亿美元的损失。受新冠疫情影响,欧元区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约6.8%。2021年经济复苏的前景或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疫苗接种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