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冕冠军泰瑞尔-哈顿

北京时间3月3日,不是每个人都会庆祝周年庆,也不是所有周年庆都值得庆祝,可是这个周年庆就会让我们带着新的目光审视当前的一切。

2020年帕尔默邀请赛是新冠疫情导致美巡赛季停摆三个月之前的最后一场赛事。有鉴于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我们已知的事实,停摆只持续了三个月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美巡赛与当地社区的合作一直是最重要的,它确保了一个安全的竞赛环境。

说回帕尔默邀请赛,相信那些去年尝试驯服湾丘的选手满身都是伤痕。标准杆72杆的场地那个星期的平均杆为74.106杆,包括第三轮75.913杆和第四轮75.058杆。这是过去四个赛季,非大满贯72杆场地制造的最高平均杆。自从1983年湾丘以标准杆71杆制造75.150的平均杆数以来,这也是该球场制造的最高平均杆。1983年是赛事第一次开始收集这一数据。

阿诺德-帕尔默的首要目标是制造乐趣,可是去年的赛事与之相去甚远。整个一周,阵风的风速都高于20英里/小时,将参赛选手虐了一个遍。每一轮只能标上9.1个果岭,为15年来所有非大满贯赛事的最低值。看上去这个数据好像是打印错误,因为这里的果岭平均面积为宽裕的7500平方英尺。无论如何,即使面积很大,果岭的速度能达到13英尺半,再加上惩罚性强的坡度,进攻果岭的精确性仍是相当重要的。

没有地方躲藏,只能将自尊心收起来,一点不奇怪泰瑞尔-哈顿的284杆,低于标准杆4杆是赛事历史上最高胜杆。他在所有开球距离以及上球道率两个数据上都没有进入前30位,可是考虑到风这个因素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英格兰人别的部分都很好,标准杆上果岭并列第九(每一轮10.5个),接近球洞排名第十,推杆得分排名第15,而柏忌避免率排名第二。他同时并列领先三杆洞得分,五杆洞平均杆4.63则排名并列17位。

这样的回顾肯定吓坏了所有人,然而谈到这个星期的天气预报,回顾就有必要。前两天天气相对温顺,最高气温在75华氏度左右,36洞淘汰线确定之后,情况却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星期六非常有可能下雨。而带着这种威胁,风也会刮起来,且风力不小,并会延续到星期天最后一轮,届时太阳会归来。周末的气温也许达不到70华氏度。

自泰瑞尔-哈顿夺冠以来球场做的最显著改变是13号洞,四杆洞发球台。它扩建了,允许球洞增加12码,现在可以到382码。这也是湾丘总长度的增幅,现在达到了赛事峰值7466码。

打歪的球也许会进入三英寸半的长草中。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发球台上不尊重球场策略有可能导致糟糕的一天。与以往一样,老鹰草果岭没有为赛事进行交播。

胜利的福利可以比照马克斯-霍马。作为捷恩斯邀请赛的冠军,他获得550个联邦快递杯积分、三年美巡赛参赛资格(如果豁免期已经到了2023-24赛季或者2024-25赛季将额外增加一年)。另外,他也获得球员锦标赛三年参赛资格。

截止星期一下午,参赛选手一共123人。罗伯特-加梅斯(Robert Gamez,1990年)、保罗-哥多斯(Paul Goydos,1996年)和蒂姆-赫伦(Tim Herron,1999年)作为2000年之前的优胜者进入阵容,如果在开局第一轮之前退赛,将不会有选手替补入场。

(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