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月27日,谦让球场(The Concession)的难度如此之大,杆数如此之高,2015年NCAA锦标赛的参赛男女球员与教练已经给它起了一个新的名字:

“The Concussion”(脑震荡球场)!

考虑到这样的背景,德尚博真的没有怎么受伤。他打出低于标准杆8杆,最终领先1杆赢得NCAA锦标赛。那个时候还是南方卫理公会大学大三学生,德尚博是本周世锦赛-工作日锦标赛阵容中5个参加了当年大学比赛的选手之一。托马斯-德迪(Thomas Detry),当前在打欧巡赛,是另外一个在2015年NCAA锦标赛中进入前20位(T3)的选手。琼-拉姆(T22)、斯科蒂-舍夫勒(T33)和赞德-谢奥菲勒(T45)也参与了当年的赛事。

六年后,德尚博看上去一点也不像那个举起NCAA奖杯的苗条选手。

的确,那个星期,他的体重为195磅(89公斤),而现在,他的体重为230磅(104公斤),而这已经比一年开始时轻了,当时他的体重大约为240磅(109公斤)。为了瘦下来,德尚博将每一天的蛋白质奶昔数量减少到2到3杯,同时饭量也缩小了。

“我要持续增加肌肉、个头、力量,整个星期达到同样的耐受度,”他说,“我不会强逼任何事情,因为我还要打高尔夫。”

身材不是唯一区别。六年前,德尚博坚定地位于大学联赛的前25位之中,可是远非一个不容错过的明日之星。他只赢得两场比赛,被许多人视为一个怪物,总是在推动科学的边界,而且在球场上情绪常常失控。

谦让球场的那个星期,具体来说他在比杆赛部分的结果,让他相信某一天可以到巡回赛上比拼。在赛事的第71洞,他挖起杆打到1英尺,收获了一只死鸟,然后最后一个洞从60英尺之外两推,领先1杆取胜。在练习场上等待,他听到了巨大欢呼声,因为他最接近的竞争者潘政琮的劈杆只是擦着洞杯边缘,这代表着德尚博锁定了胜利。队员们在练习场上开始给他浇起水来。

“在NCAA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余生我会打高尔夫,”他说,“我完全没有头绪。”

几个月之后,德尚博成为了第五个同一年包揽NCAA锦标赛和美国业余锦标赛冠军的选手。

“我真的很好,我会尝试打巡回赛,”他说,“可是当我赢得NCAA锦标赛和美国业余锦标赛之后,许多事情都加快了。”

公司开始排队与他签约。赛事赞助商愿意给他外卡。2015年秋天,德尚博离开了南方卫理公会大学,第二年春天转为职业选手,之后成为了体育界最让人着迷的球员之一。

“我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一条路径,”他说,“除了很开心,也很感激许多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与此同时,我并不知道沿路会有很多挣扎。”

而正是这样的挣扎,星期二在谦让球场的练习场上,让他又一次经历了马拉松式的练习环节。

虽然自美国公开赛取得重大胜利以来,他只打了5站比赛,他却没有复制那样的成功。上个星期,他在里维埃拉遭遇淘汰,特别让他不安。

“我的挥杆很好,”他说,“只是高尔夫球没有做它应该做的事情。”

德尚博说因为他的挥杆速度非常快——超过了135英里/小时——“在那样一个速度上的物理学还没有理解”。开球打失误有可能是两种完全不同反应,而在谦让球场这有可能陷入麻烦,因为几乎每个洞的发球都会有陷阱。

“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说,“这样的东西,我正在努力搞清楚。”

德尚博表示他正在调整不同的球杆和杆头,从而更好理解背后的物理学。这个星期的世锦赛,他在发球台上也许要采取更为保守的策略,从而更频繁地打上球道。

“我们正在慢慢的,一点点解决问题,”他说,“可是要一阵子才能搞通。”

(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