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那年,遇到過一次流氓。

那天是高考完了,最後一天離校。出鬼嗎,愛美的心作祟,平時都穿的板板正正,那天偏偏穿了短裙,還扭上了高跟鞋。俊的呦,跟花蝴蝶似的,飄來飄去的,自我感覺特別良好,哼著小曲,開心的把書本飯盒什麼的都裝在車籃子裡,回家了。

由於玩的忘乎所以,回家的時候天已近黃昏。從學校到我家有三十里路,我又鬼使神差的走上了河邊那條偏僻的路。那條路風景非常美,夏天的時候,參天的大洋槐把路遮的非常蔭涼,綠綠的葉子舖天蓋地的,非常漂亮。

我從學校出來沒多久,剛走上沿河的路的時候,無意中看見一個男的站在路邊的草叢邊上,沒敢細看,估計是在撒尿。路那麼寬,我從這邊就趕緊飛快的過去了。心裡想著:娘的,真沒教養,哪兒找不到個廁所,非站在路上方便。

天色漸暗,我飛快的騎著車子,心裡有點後悔,不該走那條一個人影子都沒有的路。沒想到,一會功夫,有一個人騎車子從我邊上過去了,是個男的,有點像剛才那個。我沒多想,繼續飛快的蹬車。

那個男人在前邊騎車,頻頻回頭。我就有點害怕了。騎的慢一點,心想他一會就走遠了。那個男人消失在了路拐彎的地方,我繼續騎車。像我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二貨,那時候根本想不到自己碰到流氓了,連想都沒朝這上想。

等我過了拐彎的地方,發現問題來了,那個男人又站在路邊撒尿了。這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碰到的這個人有可能是個流氓。我嚇的呀,飛快的騎車,飛快的騎車,騎過了翻水站,天已上黑影,那邊的路更是洋槐參天,黑洞洞,什麼人也沒有。

果真是流氓,他騎車趕上了我,到前邊就把我攔下了。我差點從車子上掉下來,心裡慌的不行,但是還得故作鎮定。那是個猥瑣的噁心男,眼神賊嚇人啊。我說:你幹什麼?他不說話,一把拽住了我的車把,我心裡想:千萬不能讓他抓住我,要不然就完蛋了。

流氓果真準備抓我,我腦子一靈光,說:我認識你,你是我表哥同學,我看過你在他家吃飯。流氓愣了一下,趁他愣神的功夫,我把車子朝他懷裡重重的一揣,撒腿就跑啊。

拼命跑,拼命跑,我看見河裡好像有船,我拼命的喊救命,但是離得太遠,根本聽不見。最可恨的是那天穿了高跟鞋,腿發軟,還跑不動,真是臭美危害大。就那也跑,管他幹什麼,先跑再說。

我在前面跑着,流氓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骂,嘴里说着恶心的脏话。跑了顶多百米远,像我这种体育课百米短跑跑了二十多秒把老师气半死的人根本就跑不快呀。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在流氓快追上我的时候,前面救星出现了。一个老头赶着一群羊从茂密的树林里蹿出来了,哇,一群羊。

那个流氓看见前面有人,不追了,回去了。他一边骂,一边骑上他的破车恶狠狠的走了。

我惊魂未定啊,赶紧又折回去,连滚带爬的把车子扶起来,稀里哗啦的把书本朝车篮子里一糊,骑上车子像丧家之犬似的,拼命朝家奔啊!那是我平生骑车子骑的最快的一次。

到了家后面的小桥跟前,慌慌忙忙的朝桥上冲,我叔叔家的小妹看见我了,多远就喊:眼镜,眼镜,你回来了?
我根本无心跟她讲话,跟掉魂一样,嗖的从她跟前过来了,没理她。她跟着后面还不停的喊:四眼,四眼,你怎不理人呢?

我冲到家里,哇,到家了,安全了。老爸从屋里迎了出来,我看见老爸,这眼泪瞬间像开闸一样,刷就下来了。我哭的哇哇的,一边哭一边跟老爸说:我遇到流氓了。
老爸瞬间惊诧,然后一个箭步窜到大门跟前把院门关上了,立马又折回来,那眼神异常惊慌,逮着我上下看了一遍,刚想问,我知道老爸想问什么,赶紧安慰他说:我跑掉了,跑掉了。

老爸噌的又蹿回去把院门打开了,又折回来,说:别哭,赶紧去把脸洗了,头发梳好。

我说:梳头干什么嘛?

老爸又说:快去,梳头洗脸。

我说:我跑掉了,没事的。

老爸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许你告诉任何人你碰到了流氓。

我说:我跑掉了嘛!

老爸说:跑掉了,也不许讲给任何人听,包括你妈和你姐,所有人,听到没有。

好吧,我乖乖的去梳了头,洗了脸。从那以后,没提过此事。后来才明白,老爸之所以不让我说,是怕别人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无中生有,最后没有事也说出来事了。不过一直到今天,我妈也不知道这件事。

後來上大學的時候,幾個同學在公園裡也碰到了類似的流氓,我們人多,不怕。於是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分享著自己曾經碰到過流氓的經歷,嘿嘿,最搞笑的是北京一個女孩,在她家的胡同里碰到了流氓,她傻傻的站著,不跑,還不停的叨咕:這是電視裡的情節啊,怎麼到生活中來了?

哈哈,幸虧大家都相安無事!